“音乐与数学”——从“律调”视角管窥中西音乐文化


2018年10月26日上午,淮安市图书馆有幸邀请到石林昆老师为淮安各位读者带来 “音乐与数学”——从“律调”视角管窥中西音乐文化 专题讲座。


石林昆老师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音乐学系,获文学博士学位,专业方向为音乐形态学、音乐史学、乐律学。现担任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博士后、天津科技大学艺术学院讲师。曾在《中国音乐学》、《人民音乐》、《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等专业期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并参与《中国音乐年鉴》的编撰工作。

讲座现场

上午十点整,淮安市图书馆一楼多功能厅里就已座无虚席,读者静静地等待着石林昆老师为大家讲述中西音乐文化有何种不同的形态特征?以及其背后的“律调”是为何物?“律调”又为何能起支柱作用?石老师从“音乐与数学”的关系出发,介绍了不同人群对“乐音”的选择,进而管窥中西音乐文化不同的发展道路。


石老师大致介绍了乐理基础知识,构成音乐的基本元素是乐音。然后引经据典,从《管子 地员篇》为大家讲述了“三分损益法”的由来和最早记录。 减去其长度的三分之一,所谓“三分损益”:以笛子为例,以特定管长或弦长为标准,减去其长度的三分之一,即三分损一,就能得到比原音高五度的音;增加其长度的三分之一,即三分益一,就能得到比原音低四度的音。从一律出发,下生5次,上生6次,便可得出十二乐律。《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是十二律相生而出的最早记录。经过石老师的循循善诱,这些古典音乐理论知识竟然如此清新有趣。

石老师讲究方法,详略得当的讲述了西方音乐在“五度相生律”、“纯律”等理论的支撑下,产生了和谐的和声学理论。这一时期是西方传统音乐快速发展的时期。在这一时期有被称为“复调音乐之父”巴赫,他的代表作品有《平均律钢琴曲集》、《勃兰登堡协奏曲》、《戈德堡变奏曲》、《马太受难曲》等,这一时期的西方音乐为日后的世界音乐发展奠定了基础。


理论结合实际才能让音乐理论知识深入人心。石林昆老师播放了一段中国古琴经典曲目《梅花三弄》,令在座的读者如痴如醉。在欣赏音乐的同时,观察演奏者的手指与弦不同位置的轻触和按压。古琴从右向左共有13个徽位,它是中国最早的弹拨乐器,是华夏文化中的瑰宝,是人类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讲座现场还来了一位身着汉服的古琴爱好者,让现场的音乐氛围更迷人。


西方音乐在“五度相生律”、“纯律”理论的支撑下,产生了追求纵向关系和谐的和声学理论。我们欣赏了意大利的威尔第演奏的歌剧:《希伯来奴隶合唱》,在大合唱中,读者体会到西方音乐的纵向立体之美。

 

人们印象中,音乐是一种纯粹感性的个人体验,其中乐律具有非常严格理性的数理基础,乐律也称音律,目前世界通用的乐律为十二平均律,即将八度音程按音高划分成12等分的一种音程划分方式。 


16世纪时,明代音乐家朱载堉(yù)经过深入研究、发明了——“十二平均律”,并用开平方、开平方、开立方的算法计算出了十二平均律的精确数据。他将这套数据称为“新法密率”,发表于《律学新说》一书中,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十二平均律数学理论。


中国人发明了“十二平均律”,并用古琴实践,而西方通过键盘乐器对“十二平均律”的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键盘乐器——钢琴的每个琴键都有固定的音高,可以演奏任何符合其音域范围内的乐曲。键盘乐器即使是作为独奏乐器,具有丰富的和声效果和管弦乐的色彩,宽广的音域和可以同时发出多个乐音的能力。所以,键盘乐器倍受作曲家们和音乐爱好者们的关注和喜爱。

石林昆老师用大量的图片、视频、音乐资料丰富讲座内容,让读者知道中国传统音乐在“三分损益律”的框架下,产生了蜿蜒流长的民族旋律。如同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音乐文化,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



 我的图书馆

关注我们

手机APP

联系我们

总馆地址:淮安市生态新城翔宇南路17号

微信:jshatsg

联系电话:0517-80827100、80826700

到馆指南:有轨电车“大剧院”站;公交车8路、10路、69路、76路“板闸岔口”站;公交车26路、88路“通源路”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