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士美与《永乐大典》


《永乐大典》是明永乐年间由明成祖朱棣先后命解缙、姚广孝等主持编纂的一部集中国古代典籍于大成的类书。初名《文献大成》,后明成祖亲自撰写序言并赐名《永乐大典》。全书22,877卷(目录60卷,共计22937卷),11095册, [1]  约3.7亿字,汇集了古今图书七八千种。


《永乐大典》精品藏书展



近日,淮安市图书馆举办了《永乐大典》精品藏书展,吸引了大量“典迷”前来观瞻,一饱眼福。


《永乐大典》是国家图书馆的四大专藏之一,也是国家图书馆的镇馆之宝。作为全世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百科全书,这部旷世宏编“合古今而集大成”,规模远超前代所有类书,实为典册渊薮,遗书宝库,诸多佚文秘笈、典章制度赖其得以流传后世,造福学人。可以说,这部大典既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最大的一部百科全书或言类书,也是中华民族奉献给世界的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这部极具传奇色彩的百科全书,自从诞生以来,就伴随着很多的传奇故事和坎坷命运。借此次书展机会,笔者向大家介绍一下这部百科全书与淮安历史名人丁士美的故事。




丁士美(1521-1577年),字邦彦,号后溪,淮安府清河县人(今淮安市)。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状元,历任嘉靖、隆庆、万历三朝的翰林院掌事、国子监祭酒、礼部左侍郎、吏部左侍郎,先后担任过隆庆、万历二帝的东宫侍班官、经筵日讲官,曾主持纂修国史、实录,主持多场重要科举考试,著有《四书经筵直解》(已佚),有若干诗文传世。史称丁士美“淹贯经史,正直忠厚,朝野共欤”,并有“缜密端重,以道义自持”“居家廉谨,许国忠贞”“纯孝见称于乡曲,雅操推重于朝端”“砥行植名,甘贫乐道”“高维谊凤,清操振世”等评价。万历皇帝曾赐书“责难陈善”,称其为“师儒之范”。丁士美去世后,被追授为礼部尚书,谥“文恪”,祀乡贤。


丁士美大魁时,正是大奸臣严嵩当道,而当朝天子明世宗嘉靖皇帝已有二十年不临朝视事面见大臣了。丁士美为人正直忠厚,自然不愿与奸党同流合污,也就不会得到重用。从嘉靖三十八年入仕被授予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之职,一直到隆庆改元前后的八年间,丁状元一直在翰林院修撰职位上从事常规的文书案头工作。不过在这期间,他也做了一件很有影响的事情,那就是参与重录《永乐大典》。


《永乐大典》最初的编撰目的,是明成祖朱棣为了消除“遍于海宇”的“不平之气”和他在进入南京城后所做的魔鬼罪行之坏影响,“借文墨以销垒块”,主动向天下读书人示好,遂下令编撰超级文化大典——《文献大成》。该书从永乐元年开始编撰,直到永乐五年才完成,“凡二万二千二百一十一卷,一万一千九百五本,更赐名《永乐大典》,上亲制序以冠之”。


《永乐大典》编成后,朱棣本来想将之付印,但因此书规模实在太大了,一下子难以做到,就暂时放在了南京明皇宫的文渊阁。“永乐辛丑,北京大内新成,敕翰林院,凡南文文渊阁所贮古今一切书籍,自有一部至有百部,各取一部送至北京,余悉封识,收贮如故。时修撰陈循如数取进,得一百柜,督舟十艘载以赴京。至正统己巳,南内火灾,文渊阁向所藏之书,悉为灰烬。”到了弘治朝时,《永乐大典》还有三套:一套在南京国子监,一套在北京国子监,还有一套在北京明皇宫内阁附近的文楼。明孝宗朱祐樘十分好学,“闻太宗《永乐大典》贮于文楼,取置宫中,时自省览。”明孝宗之后仅隔了十六年继任皇帝大位的明世宗朱厚熜也是一个《永乐大典》的“粉丝”,他“时取探讨”,“凡有疑郤,悉按韵索览,几案间每有一二帙在焉”。


天有不测风云。嘉靖三十六年四月丙申日,北京明皇宫“奉天等殿门灾。是日申刻,雷雨大作,至戍刻火光骤起,初由奉天殿,延烧华盖、谨身二殿、文武二楼、左顺、右顺、午门及午门外左右廊尽毁。至次日辰刻始熄。”而就在大火突发时刻,对《永乐大典》“殊宝爱之”的嘉靖帝“命左右趣登文樓出之,夜中傳諭三四次,遂得不毀。”


大火之后,嘉靖皇帝萌发了将《永乐大典》再抄一部副本另外保存的念头。嘉靖四十一年八月乙丑日,他正式下诏,重录《永乐大典》,“命礼部左侍郎高拱、右春坊右中允管国子监司业事张居正各解原务入馆校录,拱仍以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同左春坊左谕德兼侍读瞿景淳充总校官,居正仍以中允兼翰林院编修,同修撰林燫、丁士美、徐时行,编修吕旻、王希烈、张四维、陶大临,检讨吴可行、马自强充分校官……”。


据说嘉靖时代重录该文化大典时是边缮写边校理,分工明确,且规定每人每天必须誊抄三页。这样大约抄了五年,到嘉靖帝死时还没完成这项“复制”工作,一直延及隆庆帝朱载垕登基后半年左右才算大功告成。


丁士美一生秉持的座右铭是“百倍功要有自尽,一等事岂让人为”。此次参与重录《永乐大典》工程,他可谓尽心尽力,兢兢业业。正是这种勤勉务实的敬业态度和忠于职守的担当精神受到皇帝和同僚的赞赏。


隆庆元年四月庚子日,明穆宗朱载垕“以重录《永乐大典》成……修撰诸大绶俱左春坊左谕德、修撰丁士美右春坊右谕德,各兼侍读,大绶、士美仍加俸一级……余各加俸秩,及书写生儒以次授职给赏有差,已而偕等各上疏辞免恩命,俱优诏不允。”


从当时的奖赏名单来看,徐阶是《永乐大典》重录的总负责人,高拱、张居正和瞿景淳等都是前皇帝任命的总校官,林燫、诸大绶、丁士美、徐时行、吕旻、王希烈、张四维、陶大临、吴可行、马自强等为分校官。在这些分校官中,既升官又加俸的只有丁士美和诸大绶,他俩都被加俸一级,且由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升为正五品的詹事府左、右谕德兼翰林院侍读。由此可看出丁、诸两人对《永乐大典》重录所作出的贡献。


虽说后来《永乐大典》厄运连连,明清易代之际不翼而飞了好多。清朝乾隆时为修纂《四库全书》,有人曾想从《永乐大典》中辑佚古籍,但发现其中一千多册已不知了去向。到清末光绪元年时只剩下五千余册。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永乐大典》遭受了野蛮抢掠与肆意践踏,至此,一代文化巨著几乎散佚殆尽,目前仅存的几百册还散落在日本、英国、德国、美国、韩国和中国等国。但无论怎么说,《永乐大典》的编撰与重录,对保存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起到的作用不可低估。就近而言,清代编撰《四库全书》等文化典籍时就大量地参录了它。即使是到了近现代,人们还在利用仅存的部分《永乐大典》来校勘清代流传下来古籍的讹误。由此我们也不难看出丁士美等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所作出的贡献和影响。


国运昌则文运盛。在几代国图人孜孜不倦的求索下,特别是建国以来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下,明珠还于合浦,国家图书馆已经成为《永乐大典》在海内外的最大藏家,并给予大典前所未有的重视和保护,使这座人类文化史上不朽的丰碑屹立万世,传之永远!


参考文献

  1. 明·孙承泽:《春明梦馀录》卷十二。

  2. 《明太宗实录》卷之七十三,【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總裁永樂大典》补遗卷1。

  3. 明·姚福:《青溪暇笔》卷上。

  4. 《明孝宗实录》卷之二百二十四。

  5. 《明孝宗实录》卷之二百二十四。

  6. 《明世宗实录》卷之五百十二。

  7. 《明世宗实录》卷之四百四十六。

  8. 明·朱国桢:《湧幢小品·永樂大典》卷二。

  9. 《明世宗实录》卷之五百十二。

  10. 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總裁永樂大典》补遗卷1。

  11. 《明穆宗实录》卷之七。

  12. 《明史·职官志二》卷七十三,志第四十九,《明穆宗实录》卷之七。

  13. 马渭源:《大明帝国》系列之⑧《永乐帝卷》下册,东南大学出版社,2014年1月,第1版,P343。




 我的图书馆

关注我们

手机APP

联系我们

总馆地址:淮安市生态新城翔宇南路17号

微信:jshatsg

联系电话:0517-80827100、80826700

到馆指南:有轨电车“大剧院”站;公交车8路、10路、69路、76路“板闸岔口”站;公交车26路、88路“通源路”站。